新京報訊 (記者儲信艷)昨日上午,國務委員楊潔篪在清華大學主樓參加第三屆世界和平論壇開幕式時表示,中國最希望周邊安寧,最反對導致周邊動蕩、破壞睦鄰互信的行為。
  此次論壇主題為“追求共同安全:和平、互信、責任”,包括多位外國前政要、知名智庫學者在內的中外來賓約500人出席。論壇將持續2天,深入探討“區域合作與南海地區穩定發展”、“日本政治安全走向與亞太安全”、“維護海上安全的國際合作”等眾多熱點議題。
  開幕式上,國務委員楊潔篪透露了一個數字,中國已成為許多國家最大貿易伙伴、最大出口市場和重要投資來源地,對亞洲經濟增長貢獻率已達50%。
  楊潔篪在演講中強調,中國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不會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會吞下損害中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苦果。
  楊潔篪表示,中國一貫致力於通過和平方式處理同有關國家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爭端,願以最大誠意和耐心,推動對話談判解決問題。中國主張東海、南海有關爭議應由直接有關的當事國在尊重歷史事實和國際法的基礎上,通過友好協商和談判解決。
  外交部副部長張業遂出席論壇午餐會時表示,中國廣泛參與聯合國維和行動,累計派出維和軍事人員2.5萬餘人次,是派遣維和人員最多的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截至2014年5月,中國共派出17批45艘次艦船赴亞丁灣、索馬裡海域執行護航任務,為5600多艘船隻提供護航,其中一半是外國船隻。中國迄今已加入100多個政府間國際組織,加入了400多項國際多邊條約。中國是國際規則的維護者和建設性參與者。
  【對話1】
  歐盟負責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索拉納
  “世界經濟增長靠中國”
  21日,北京遼寧大廈20層,新京報記者敲開索拉納的房門。落座之後,72歲的索拉納先和記者玩起了手機軟件,希望能夠下載中國的社交媒體。“你不把我加成好友,我不跟你說話。”索拉納開玩笑說。
  索拉納是一名物理學博士,卻在政界工作多年。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索拉納歷任西班牙多個部門的部長;90年代,他擔任北約秘書長。中國駐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大使館遭導彈襲擊後,索拉納發表聲明稱北約將進行調查;卸任北約秘書長後,索拉納擔任歐盟負責外交和安全政策的高級代表。
  昨日,在第三屆“世界和平論壇”的間隙,新京報記者對索拉納進行了專訪。
  “中國和歐盟關係沒問題”
  新京報: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正在希腊訪問。債務危機之後,南歐的情況如何?中國能夠發揮什麼作用提振歐洲經濟?
  索拉納:歐洲的情況正在變好,即使是像希腊、葡萄牙這樣的國家,也在慢慢轉好。這些國家的經濟開始增長,但是非常緩慢。歐洲中央銀行採取了一些措施,向歐洲市場註入更多資金。
  至於中國的作用就是要繼續保持經濟增長。目前,總的來說,世界經濟的增長依靠中國。如果世界經濟保持增長,能夠提供更多就業,對歐洲經濟有好處。
  新京報:總體來看,中歐商貿關係發展很好,但是也有一些摩擦,比如太陽能板的問題。這是一種貿易保護主義嗎?
  索拉納:中國製造了很多很好的產品。歐盟委員會和中國政府儘力解決問題,現在這已不是一個問題了。
  新京報:你如何看待中歐關係?
  索拉納:中國和歐盟的雙邊關係,現在沒有任何問題。中國和有的歐盟國家,比如英國,在幾年前有些問題,但已經過去了。而且這是和單獨的國家,中國和歐盟的整體關係,現在沒有問題。
  “歐洲不能蹚伊拉克渾水”
  新京報:伊拉克現在處於內戰的邊緣。你認為伊戰是現在亂局的原因嗎?
  索拉納:我認為那場戰爭是錯誤的,現在就是那場戰爭的後患。這對美國人來說,是一個值得吸取的教訓。
  新京報:伊拉克政府要求美國人出兵援助。歐洲應不應該伸出援手呢?
  索拉納:歐洲不能蹚這趟渾水了。
  新京報:歐洲如何看待東海和南海的爭端?
  索拉納:歐洲不會插手亞太地區的事務,因為輪不到我們來插手。
  【對話2】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斯蒂芬·哈德利
  “美對南海爭端不持立場”
  黑色條紋西裝,細邊眼鏡,中規中矩的打扮,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斯蒂芬·哈德利看起來像是一個學者。
  他在美國國家安全領域工作多年,曾經是白宮伊拉克問題小組成員。2005年開始擔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該職位是美國總統在國家安全事務的主要參謀。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鮑威爾、康多莉扎·賴斯等都曾擔任國家安全顧問。
  自從卸任之後,斯蒂芬·哈德利來過北京很多次,主要是參加會議和會見。21日,前來北京參加“世界和平論壇”的哈德利接受了新京報記者的專訪。
  “鄰國與中國對抗對美國沒好處”
  新京報:在東海和南海問題上,美國發揮什麼作用?
  哈德利:美國的立場很明確,美國在東海和南海領土爭端上不持立場。美國也堅信,爭端的解決需要不施加武力或不以武力相威脅,在國際法的框架內解決。美國希望有關政府間保持溝通,以避免發生衝突。需要有一個危機管控機制存在,避免海上船隻衝突引發國家間的危機。
  美國認為,領土上不同的主張不應該阻礙該地區國家經貿關係的發展,這事關地區繁榮和人民福祉。
  新京報:日本、菲律賓採取動作前會問美國的建議嗎?
  哈德利:我已經不在政府工作了。有一種看法是,美國在背後策划了這些事情,給中國製造麻煩。我不相信這是真的。我認為,美國不會認為中國與鄰國的對抗對任何一方有利。這對於中國和鄰國,對美國都沒有什麼好處。
  “應採取切實舉措支撐新型關係”
  新京報:中美兩國的差異,對發展兩國關係有什麼影響?
  哈德利:我們有非常不同的歷史和文化,非常不同的國際經驗,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中美雙方在政府官員間、領導人之間、學者間進行廣泛的戰略對話非常重要,這有利於雙方加深瞭解,欣賞彼此的不同,而不是讓這些不同成為雙方推動地區和平與發展的障礙。
  新京報:中美如何真正建構新型大國關係?
  哈德利:這種新型關係可能有人並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中美雙方應該制定和採取支撐這種新型關係的原則和切實的舉措以增強合作。建立新型關係可以從很多方面開始,比如,國家水和空氣污染、載人航天以及在亞太地區建立單一貿易和投資框架等。
  本組稿件/新京報記者 儲信艷
(原標題:楊潔篪:中國最希望周邊安寧)
(編輯:SN069)
創作者介紹

BandShow

fh13fhkr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